NO.410期
中文版|English|博客|艺术家|在线画廊|艺易通            
 
【编者按】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好艺术?这其实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也是古往今来的人们一直努力探索的问题。西方艺术学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大致可以用“纵向的贯穿”与“横向的覆盖”两个路径去审视。所谓纵向贯穿的路径,大多是中国艺术史专家采取的研究方法,他们强调在中国艺术传统的历史框架中探究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而所谓横向覆盖的路径,常常是非中国艺术史专家的作者普遍采纳的研究方法,他们倾向于把中国当代艺术放在一个全球艺术语境中,结合欧美之外世界其他地区当代艺术的发展,去界定一种新型的世界艺术或者全球艺术。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后期,西方学者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基本上还处于一个观察的状态,真正严肃性学术层面上的研究不仅缺乏,也很少有系统性。从时序上看,西方中国艺术史学者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性撰述,开始于80年代中期,一批学者大体上还是把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的中国新艺术看做特定社会历史环境下的风格变化现象,因而常常以“现代”而非“现代主义”或者“当代”的概念去认知或分析,因而其客观性的叙述往往多于理论性的讨论……
本期责任编辑:姜鑫
钱志坚:英文学者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概述
    西方艺术学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大致可以用“纵向的贯穿”与“横向的覆盖”两个路径去审视。所谓纵向贯穿的路径,...
廖上飞:拿什么走出去?如何走出去?
    1993年,首批中国当代艺术家在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上亮相,那次“事件”被看作中国当代艺术将自身置于全...
陈岸瑛:丹托艺术终结论中被遗忘的风格矩阵
    2013年10月25日,89岁的阿瑟·丹托(Arthur Coleman Danto)在纽约的病榻上离开了人世。...
何宇红:艺术大年,我们思考什么?
    二零一七年对于艺术来说是个不寻常的年份,本来想说特别是指在“欧洲大陆”,但稍作斟酌甚觉不妥。因为,尽管当今全球三...
沈丕基:大芬村后遗症
    在国内艺术85新潮兴起时,深圳这座新的城市也刚好在崛起,当厦门达达把展览中架上作品都烧毁的时候,深圳大芬油画村却...
马琳:图像资源需要全面开放
    近几日,台北故宫博物院免费开放七万多藏宝大图鼓励文创的消息引起了业界的关注,据报道称台北故宫博物院这是首次免费释...
梅江:高校博物馆建设热
     近年来,我国非常重视大学博物馆建设,在教育部指导下,于2012年成立了全国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在大学的办学过程中...
 
Olafur Eliasson: ‘There is ultimately no space in which art cannot work’
     In the past few years, I’ve grown more ...
 
Rose Finn-Kelcey: Life, Belief and Beyond review – subversive power of a quiet wit
    Complete uplift: that is one way to ...
 
The sun sets on twenty years of art clan gatherings at the Hydra Workshops
    There are many outstanding events in ...
 
Banksy’s “Balloon Girl” Voted Britain’s Favorite Artwork
    She graces throw pillows and mugs ...
“文人”是狗皮,“书画”才是膏药
     近日,今日美术馆有场展览,据称颇有声色,引得连艺术媒体的编辑都有兴趣约谈。看得出,有声有色源自展览里的两个关键词...
杜洪毅:审丑真可代替审美么?
     近日参观了一下某当代艺术家的个展,走进展厅稍作浏览就不忍心继续看下去。那些所谓的大作不仅仅是太丑,且胡乱涂抹色块...
张强:扩展背景来看黄宾虹
     “借着3.4亿谈谈黄宾虹”:“有友问到:你的《国画现代形态》一书,号称以超越的立场批判历史,居然没有提到黄宾虹,...
范美俊:南唐时期的豪奢夜总会
     “灯红酒绿”这词听说过吧?古代可不可以灯红酒绿呢?当然是可能的啦!油灯、蜡烛总有吧?如果还不明白,可去常州陈履生...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合作媒体 | 友情链接 | 会员注册 | 广告报价 | 广告投放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保护 | 投稿信箱 | 投诉建议 | 总编信箱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